看到了风景,旅行并不是去看风景,而是看风景之前的憧憬

看到了风景,旅行并不是去看风景,而是看风景之前的憧憬

  • Post author:
  • Reading time:1 mins read
  • Post category:拍摄技巧
  • Post last modified:2022年6月23日

今日导读:无论是在乡村还是在城市,跟摄影师出去散步聊天都不是件轻松愉快的事。他们总会让那些不是摄影师的同伴分神,走几步就要停下来看看周围,在心里勾勒出照片来。这就是一个&ldqu

  无论是在乡村还是在城市,跟摄影师出去散步聊天都不是件轻松愉快的事。他们总会让那些不是摄影师的同伴分神,走几步就要停下来看看周围,在心里勾勒出照片来。这就是一个“看见”的过程,这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大部分人都会看,但却没有看到什么!这可能有点言过其实了,但经验告诉我们,很多人看到一个场景之后都能记住大致画面,但却注意不到细节。

  你可以做这样一个试验:走出门去,花点时间仔细观察眼前的景象。然后扭开头去。你记得自己看到了些什么?

  这个试验不是用来测试记忆力的,而是帮助你弄清你注意观察的是什么。如果你能回忆起和天气或光线有关的东西,那可是相当令人吃惊的。

  天气是多风还是无风?结霜了还是起雾了?晴天还是阴天?光线条件是暗淡,还是有很多阴影和高光?太阳的位置是低还是高?它和你之间的角度是多少?光线是否从某些元素反射到了其他元素上?环境条件对拍摄对象有怎样的影响?

  本文由著名摄影师Phil Malpas和Clive Minnitt联手,实例讲解,从四个方面教你怎样观察你面前的景象?怎么看见、发现、创造拍摄的灵感:

  一、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灵感

  二、从有趣的造型中发现灵感

  三、从复杂的色彩中发现灵感

  四、在不一样的角度中发现灵感

  你可能也不大会记得前景物体与背景物体之间、地面与天空之间或是运动的物体与静止的物体之间有些什么样的关系。是否存在任何图案、线条、有意思的形状、空白、角度、映像、互补的颜色或是冲突的颜色?你有没有看到不同的植物或是表现时令的细节,比如叶子落光的树木?你有没有看到电缆塔、电线杆、飞机尾线或是其他可能影响你的创作视角的东西?

  还有,你是怎样观察你面前的景象的呢?你只是直直地朝前看?还是上下左右都看看?你看到的是“广角”的景色还是比较有选择性的“长镜头”景色?看见和观察对于好的摄影师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是可以通过练习来提高来的。无论你是否打算拍摄眼前的景色,都要培养自己对其进行仔细分析的好习惯。这个练习也能帮你研究光线以及它对拍摄对象的影响,不仅仅是在光线瑰丽的时刻,而且涵盖任何质量和特点的光线条件。

  圣•安德鲁公园 英格兰布里斯托 摄/Clive Minnitt

  一、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灵感:

  这个公园里有不少摆放得很有策略的长椅,而且我又特别喜欢拍漂亮长椅,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个癖好来自几年前的一个拍摄项目,一个美国拍摄记者邀请我跟她合作拍摄瑞士各地的长椅。瑞士人很懂应该把长椅放在什么地方。

  现场状况:

  这是十一月里阴冷潮湿的一天,已近黄昏,树叶的颜色正是最饱和的时候。偏振镜起到了削弱树叶和路面反光的作用。

  拍摄参数:

  相机:Canon EOS 5D

  镜头:Canon 100-400mm f/4.5-5.6L IS USM,焦距180mm

  曝光:快门速度0.5s,光圈f/5.6

  滤镜:偏振镜

  其他:减1/3挡曝光补偿,ISO 50

  Clive Minnitt:斟酌构图在这里很重要。两张长椅之间的位置关系必须恰到好处。最近的长椅背的颜色和树木的颜色形成了很好的呼应。我决定让树木处于焦距范围之外,这样可以着重强调长椅,我对拍出来的效果很满意。

  Phil Malpas:可能有人会说Clive对长椅的癖好偏执得有点不正常!他在这个拍摄主题上已经是个专家了,所以可以在拍之前预想出很好的效果。请注意近处的长椅背上的那条空隙。如果没有它,前景的这张椅子就可能会遮挡构图。

  花园酒店 西班牙巴塞罗那 摄/Phile Malpas

  二、从有趣的造型中发现灵感:

  在一次前往巴塞罗那和比利牛斯山脉的拍摄旅行中,我们顺着这段难以置信的楼梯往上爬,才能去到我们的房间。爬上去之后我们都知道,我们必须得把这楼梯拍下来。

  现场状况:

  这张构图是从酒店顶层俯拍的,拍的时候有点伤脑筋。渐变镜是用来减弱透过窗子照在我下面的地板上的光线的。曝光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在爬楼梯,还好他们爬得都够快,所以没有留在胶片上。

  拍摄参数:

  相机:Ebony SV45TE

  镜头:Schneider APO Symmar 150mm f/5.6

  曝光:快门速度60s,光圈f/22.5

  滤镜:0.45 中灰渐变镜

  其他:Fujichrome Velvia Quickload

  胶卷,ISO 50

  Phil Malpas:从构图上来说,这张照片其实比较简单明了。不过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不同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来看这张照片,而且会把它转来转去寻找自己最喜欢的方向。对于我来说,它就应该是纵向的,就像这里展示的一样,而有趣的是,在我按下快门的时候,这并不是相机摆放的方向。

  Clive Minnitt:酒店里的客人都行色匆匆。似乎只有我们这群人对这个螺旋楼梯表现出了兴趣。“看见”之中所蕴含的意义比简简单单的“看”要多得多,只有勤加练习才能取得成功。这张精心拍摄的照片中含有一丝极妙的含混——我们到底是在向上看还是向下看?还好,三脚架很牢靠!

  泰晤士河南岸 英格兰伦敦 摄/Phile Malpas

  三、从复杂的色彩中发现灵感:

  起初是这些涂鸦的鲜艳颜色吸引了我。过了一会儿我的兴趣转移到了艺术家本身,观看他们创造出的这些杰作非常引人入胜。

  现场状况:

  这是在伊丽莎白女王音乐厅下面的一个滑板公园。这里的样子总是在不断变化,新的艺术家总会占领有限的墙面空间,在原有的涂鸦上再进行新的创作。

  拍摄参数:

  相机:Canon EOS 5D

  镜头:Canon 100-400mm f/4.5-5.6L IS USM,焦距180mm

  曝光:快门速度0.5s,光圈f/5.6

  滤镜:偏振镜

  其他:减1/3挡曝光补偿,ISO 50

  Phil Malpas:这个地下世界光线比较暗,我很高兴银色喷漆能拍出闪光的效果。我选择在右侧让相机贴近涂鸦拍摄,这样左边就能表现出更大块的区域。因为这张照片是为一篇杂志文章拍的,所以要确保镜头内没有可能会引起反感的内容。

  Clive Minnitt:我可以盯着这张照片看上几个小时,里面实在有太多看点了。有句话说得好,耐心就是美德——Phil就花了不少时间等待他想要的那一刻。这对于他来说很有好处,特别是这张照片的拍摄不受光线影响。它让拍摄过程慢了下来,给了他充分时间来仔细考虑拍摄的各个方面。

  火车站见面点 英格兰伦敦 摄/Clive Minnitt

  四、在不一样的角度中发现灵感:

  来往车站的人已经拍滥了这件雕塑。我给自己下了一个挑战,那就是拍出一张既能表现这个地方又不会太过明显的照片。

  现场状况:

  车站大厅很繁忙,这为靠近雕塑拍摄增加了难度。使用长镜头就可以从更远一点的安静角落里拍摄。使用三脚架拍摄的话必须获得车站管理处的特别许可。拍出来的照片是用来配杂志文章的,我们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拍一张吸引读者,而且最好还能激发他们灵感的照片。

  拍摄参数:

  相机:Canon EOS 5D

  镜头:Canon 100-400mm f/4.5-5.6L IS USM,焦距400mm

  曝光:快门速度0.6s,光圈f/7.1

  滤镜:0.3 中灰渐变镜

  其他:减1挡曝光补偿,ISO 50

  Clive Minnitt:我差点就让这张照片变得过于复杂了,最后我选择了大光圈,这样可以让前景和背景都在焦距之外。而且雕塑也可以在冬日温暖的午后阳光中突出出来。

  Phil Malpas:Clive极其努力地寻找这个拍摄角度。最开始他想要以车站屋顶为背景,拍出雕塑的轮廓,但是后来他放弃了这个构图,又开始挖掘他自己的角度。选择聚焦在这里用得恰到好处,而且我很喜欢这张照片的总体色调。

看到了风景,旅行并不是去看风景,而是看风景之前的憧憬

看彭嵘的“仿生”计划

  拆迁办 山西 阳泉

  彭嵘的作品常常是以鬼子进村式的隐喻示人。鬼子进村,是中国人对侵略者的标志性描述之一, “鬼子”也是人,不祥之物和人常被称为“鬼”,“鬼”来了,“鬼子”来了,都是说“坏人”来了。日本鬼子被打跑了很多年,很多年没有鬼,现在“鬼”又来了。

  初次看到彭嵘的拍摄新作品,很容易被画面中的“鬼”所吸引。那鬼东西就是如螳螂般的一种机械生物,这个生物形态让人产生一丝隐忧,隐忧来自于它两条伸展的前臂,前臂不再是挥舞的大刀,而是状如挖掘机的巨挠。这个挠要干嘛?

  曾经学习生物学的彭嵘显然更了解动物的特性和姿态,从早期他的拍摄中出现的密密麻麻金属闪光蚂蚁,到现在的类冷兵器的重金属螳螂围向某一场景,彭嵘一直在表现着自己对于现实世界的思考。

  长城 山西 偏关

  从九十年开始,彭嵘热衷于长途跋涉,去拍摄他心中的壮美风景。这种拍摄一度成为一种风气,为了最极致的风景,拍摄家们餐风饮露,左等右盼,为的是心中的那份中意、满意,这种在风景和自我之间的搏斗中取得的胜利,也是一种拍摄的态度和立场。即使已经远离了那景的现场,还会往往为光线构图瞬间的捕捉而津津乐道。彭嵘在验证“行万里路”是否胜于“读万卷书”的教导。多年下来,他走过的路超过了万里,拍摄的图片也超过万张。在他物理行走的同时,时代也在迅猛发展,甚至超过了人们思考的速度,有人说,“路走得太快,以致于要停下来等等灵魂”。灵魂是慢的,他在思考,肉身却急追自己的身影而去。

  所以彭嵘还是喜欢把自己的镜头对着空旷荒凉冷静残败和无聊,画中没有人,这是跟人无关的景界。这种寂静是思考的最好的处所,夕阳下的荒原,天微蓝,雪地上甚至没有人踏过的痕迹,土黄的残垣上浅覆的积雪,平静祥和。而这样的世界偏偏来了一群“鬼子”,用僭越的姿态注视着这个宁静的世界。一只,或是一群,冰冷的金属身躯,贪婪地向前方举起两只挠,挖掘进攻占领毁灭…………这样的场景是冷酷的,令人不寒而栗。如果说螳臂挡车是一种正义而无力的义愤,在这里,则是无耻的欲望。

  古城 河北 阳原

  拍摄的真实是要被反复追问的,它是真实的吗?又不是真实的?每个拍摄者自以为自己所拍摄的一切是还原了与相机镜头同时摄取的瞬间,问题是镜头摄取的是物理性的景象,它的的客观还原并不一定是艺术家的意愿,所以就有了拍照和拍摄的本质区别,前者只靠相机本身,后者完全是依靠艺术家的心灵、想象、执着和智能,那么影像在相纸上的落户就有了截然不同结果和命运,图像的命运。

  在当代拍摄中,真实仿佛已经失去原先的重要性,人们渴望通过拍摄了解一种所谓的“真实”,另一方面“真实”的意义被不断质疑,相机已完全成为工具,而不仅仅是观察世界的眼睛,那个原本就独具生命的眼球结构的仿生体被高悬或被搁置。无论是采用哪一种类型的相机,在新的创作中都和画笔有了相似的功能,这种功能延展到了照片那个薄片本身所能承载的容量以外。它带领观者触摸整个世界,继而向世界发问,它站到了世界的对面,而不是顺从地展现那些既有的现实。于是拍摄成为当代艺术中最重要的一个表现形式,成为走出影像的影像,它更加靠近今天的生活、节奏和兴趣,也更能和未来连接,慢慢地形成了一套成熟、时髦的的语言系统。

  烂尾楼 北京 顺义

  一个时期以来彭嵘都在用这样的语言展现他的“仿生”计划,发光的金属蚂蚁、螳螂,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异型生物。人类所创造的一切机械生物有一个共性,就是都具有一颗平常人的心灵,被正义的力量操作的即是正义的,被邪恶力量操纵的即是邪恶的, “阿凡达”、 “变形金刚”,甚至我们满眼所见正在大街上飞驰的各种汽车,那都不是那具体的形态,而是幻化的被寄予理想的一个又一个真实的人,那些外壳都只是形式,是为了紧紧包裹一颗柔软的内心,一个对人而言别具意义的“人”的内心。在今天,这样的“人心”究竟要去向何方?最后要往哪个方向发展和延伸?

  央视大楼 北京 CBD

  “仿生”成为他艺术历程的重要的特征,这一点源于他北大生物学系的经历,“仿生”在这里既是物种形态,可能更重要的是经历,是仿生物种在社会变异之下的寄生生态,它的内心变异是作为艺术探讨的重要环节,所以它脱离了生物学的仿生。生物学是自然科学的一个门类,它不仅研究生物的结构、功能、发生和发展的规律,还要研究生物与周围环境的关系。艺术可以置这些都不顾,也可以完全穿插在其中变得你我不分,艺术拷问的是在今天人类情感的温度降低或是抬高,人和人之间纯粹的社会性,它源于自然体系,又在自然体系之上,所以是人的世界,在这样系统庞杂,信息多样的学科背景下,艺术家显然是把自己置于宏观意义考察的层面。

  “仿生”,是彭嵘截取生物学的一个小小的断面,通过对螳螂的模仿,与现实社会发生勾连,他的作品向现实提出了很多问题,谁能回答?谁来回答?

  2011年8月

  美术馆 北京 正阳艺术区

看彭嵘的“仿生”计划

康尼岛的夏季回眸

  「康尼岛(Coney Island,又译科尼岛)是位于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半岛,原本为一座海岛,其面向大西洋的海滩是美国知名的休闲娱乐区域。」-维基百科。

  长大的我,偶尔会想念起童年在儿童乐园里的回忆,那是一个还没有烦恼跟压力的年代;后来的我,买了门票再走进儿童乐园时,看着不认识的孩子在旋转木马里露着牙齿大笑,我才知道原来这也是成长的一部分。而且,那段童年记忆是任何人都拥有也无法消去的秘密。

  Mina Teslaru,生于罗马尼亚,着迷电影和拍摄。善于使用过度的曝光拍摄这个世界,而这些亮度也正反映她眼中的视野。关于康尼岛的拍摄,就像是被诱导到黑洞里的童年回忆,找寻新与旧之间的平衡所记录的时刻。这些作品就像是在潜意识的梦境中暴露了旧的华丽,迷人却不可多求。

康尼岛的夏季回眸

  今天关于看到了风景,旅行并不是去看风景,而是看风景之前的憧憬的相关资讯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大家看完以后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更多关于宣传片拍摄的资讯请关注匠心文化


视频参考资料:看到了风景

[版权声明]

文章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欲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 https://www.ou-b.com/psjq/gov_48529.html